浅析中国哈萨克族大规模迁居哈萨克斯坦现象

2005年,我去新疆上大学,当时我们班有一个名叫 斯拉木·别克 的哈萨克族同学,他上了一学期后,第二学期来校就读半学期突然要退学,我问他为什么不继续上学了?他告诉我说他们全家要移民哈萨克斯坦这个国家,还说以他哈萨克族的身份,去了哈萨克斯坦后那个国家政府还会给他们安排住房等生活物资,还会免费分给他们草场和牛羊…

摘 要:哈萨克斯坦独立以来,开始大规模实行“回归历史祖国”运动。自1994年起,中国境内的哈萨克族开始出现向哈迁移定居的情况,并呈现增多趋势。本文将就中国哈萨克族迁移哈萨克斯坦的原因、生存状况问题、对我影响及相关对策建议等问题做简要分析。

哈萨克斯坦独立初期,为强化哈萨克族的主体民族地位,开始大规模实行“回归历史祖国“运动。自1994年起,中国境内的哈萨克族开始出现向哈迁移定居的情况。21世纪初,随着哈国经济的不断好转,回归哈国的哈萨克族人迅速增加。截止2002年,从中国移民到哈国的哈萨克族人累计达4293人,2004年和2006年分别增至13190人和37788人。这一现象至今仍在继续,且有加速趋势,并已成为新疆哈萨克族聚居地方的热点现象。本文将就中国哈萨克族迁移哈萨克斯坦的原因、生存状况问题、对我影响及相关对策建议等问题做简要分析。

20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这不但改变了哈萨克斯坦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环境,而且彻底改变了其所在地区的地缘政治和经济状况,改变了它与其他独联体国家之间的传统的经济联系和人民交往方式,从而亦使外来移民结构复杂化。这一时期,居住在哈萨克斯坦的人口大量外流。出境的主要是俄罗斯族人(占58% ) ,其次是日耳曼人(占19% ) 。有资料记载, 1989—1999年期间,哈萨克斯坦的离境移民总数高达350万人,出、入境移民相抵,净流出量为210万人。这项统计与哈萨克斯坦政府2001年10月发布的一份文件的统计数据大致吻合,该文件显示, 1991年至2000年哈萨克斯坦出、入境移民相抵,净出境移民为200万人。整个20世纪90年代,哈萨克斯坦出境移民和入境移民总数接近500万人,移民流动规模相当于哈萨克斯坦总人口的1 /3。大量人口外流,无论是对哈萨克斯坦的国家人口安全还是对发展经济而言,无疑都是极为不利的,甚至可以说是灾难性的。

独立之初,哈萨克族人占哈萨克斯坦总人口的比例仅为40%,与俄罗斯族人口相差无几,作为国家的冠名民族有些名不副实。由于政治动荡、经济衰退、人民生活水平下降,哈萨克族人的人口出生率出现下降的趋势。在这种情形下,为了提高主体民族人口在国家总人口中的比例,哈萨克斯坦掀起了鼓励境外哈萨克族人“回归历史祖国”的运动。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在1992年世界哈萨克人代表大会上讲话的题目就是《我们敞开热情的怀抱欢迎同胞们》,其中讲到:“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只有一个祖国,这就是独立自主的哈萨克斯坦。”为了吸引和妥善安置从境外回归“祖国”的哈萨克族人,哈萨克斯坦于1992年出台了《移民法》,并于 1998年又出台了类似于《移民法》的实施条例——《哈萨克人重返历史的祖国的构想》。哈国政府认为,境外的哈萨克族人绝大多数都是流亡的难民,总计达到 450万人,他们分散生活在40个国家里。1991—1999年的9年间,从境外迁入哈萨克斯坦的总人数为754579人,其中主要是哈萨克族人。加上提高本国公民、特别是哈萨克族居民人口出生率,到1999年时,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族人口为798.5万人,比1989年增加148.82万人,在国家总人口中的比例也从1989年的40.1%上升到1999 的53.4%。 俄罗斯族人由于外流,降至30%。

(一)中国的哈萨克族人聚居于新疆阿勒泰、伊犁河塔城地区,与哈有着同一民族的族缘和地缘关系,在历史上就有中国和哈(或前苏联)两国频繁迁移的经历。

(二)中国国内人口持续增加,过度开垦、放牧导致沙尘暴频繁发生,自然环境恶化。这样,偏重牧业的哈萨克族经济发展与生活改善收到很到制约,哈萨克族牧民群体中贫穷人口的数量逐步上升,经济状况日益困难。而哈国地广人稀,无需大量投资便可取得大面积的土地和牧场的使用权。

(三)从社会现实原因来看,中国国内教育费用偏高、就业难、医疗保障程度较低等问题的存在,对于多子女、无固定收入的少数民族农牧民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哈国对哈萨克族移民,给予特别的优惠,给“归国”入籍者提供资金和就业上的帮助等。此外,移民在教育和医疗等社会保障方面可享受与哈国公民一样的优惠。

(四)哈国签证政策对境外哈族人给予特殊优惠。哈于2013年5月出台新的签证政策,专门设立定居签证和家庭团聚签证,并在停留期、入境次数、审批程序等方面都给予极大便利。此外,若此类人员签证过期在哈逾期停留,哈内务、移民部门也往往对他们网开一面,责罚较轻。

从中国哈族移民的目的来看,大多以追求物质财富、为子女提供更好的教育、生活条件为主。从他们哈国就业分布来看,主要为边贸、餐馆、建筑业、农牧业等领域。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壮大,一些人凭借掌握中哈两种语言以及在中国人脉资源较多的优势,发挥吃苦耐劳的精神,经过多年奋斗,经营规模不断扩大,生活水平较高。然而,与他们在发展经济实力方面投入的精力相比,他们很少关注争取公民政治权利,几乎没有人选择从政。由于他们的到来抢占了哈当地居民的商机及就业市场,再加上很少有人注重回馈当地社会、扩展在当地的交际圈等问题,当地居民经常对他们抱有怨言。

从中国移民到哈国的哈萨克族大多不懂俄语,而且他们使用的文字为阿拉伯语,对哈国的哈萨克书面语和哈语中大量的俄语借词难以适从。这使他们难以全面了解哈萨克斯坦国家和社会。虽然中国的哈萨克族人与哈国的哈萨克族人同属一个民族,但由于长期居住在不同的国家中,在文化习俗和生活方式上存在一定差异。中国迁往哈萨克斯坦的移民社会到哈后大多居住在偏远地区,生活圈子较为狭窄,主要的交往对象仍然是自己的亲朋或者同样是从中国移民过去的公民。此外,由于他们的教育水平、个人素质较低,甚至会受到当地人的轻视和反感。

由于大量移民的出现,哈国政府无法全面兑现其承诺的优惠政策,房屋和安置资金不到位,获取国籍时常受到主管部门的无理刁难。近年来,从中国移民来哈的哈族百分之八十为农牧民,文化水平不高,缺乏专业技能,除从事农牧业外,很难找到谋得生计,成为社会边缘化群体。加之哈社会上失业问题较为严重,很多已迁移来哈的中国哈萨克族人由于生活困难,不得不返回中国原居住地。

哈独立以来,大力实施吸引境外哈族回归政策,一大批中国新疆的哈族知识分子纷纷选择移民哈萨克斯坦创业。他们受惠于国家对少数民族教育、干部选拔实行的的特殊优惠政策,毕业于国内知名高等院校,大多为本科或研究生以上学历,曾任职于政府部门、科研机构等,本应成为推动新疆社会稳定、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这类人才的大量流失,对新疆实现经济快速发展造成很大影响。近十年是实现新疆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新疆少数民族人才队伍是增强民族团结、保持社会稳定、维护祖国统一的重要保证,是加速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应该把服务跨越发展和长治久安作为少数民族人才工作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建议根据新疆改革发展稳定各项事业的需要,确定少数民族人才队伍建设任务,科学制定政策措施,合理规划重点工程,大力优化人才使用机制,加大资金投入,健全有利于少数民族人才培养、使用、激励保障等政策。

由于哈国政策规定定居于该国达一定年限即可获得国籍,不少哈萨克族公民以探亲访友的名义外出定居,同时保留中国国籍,并保留在中国的相关权益。这就造成了事实上的双重国籍,给政府管理带来一定的困难。由于人们对哈萨克斯坦的了解多限于亲朋好友的介绍,即使前往哈萨克斯坦,对当地的认识也同他们的亲朋的生活环境、社会交往有很大的关联,并未全面了解当地的国家政策、法律法规及社会生活,这就造成了片面的认识。不少人迁居哈萨克斯坦后,当地政府无法兑现承诺,另一方面哈萨克斯坦本国公民的就业问题也并不轻松,造成部分哈萨克人在迁入后生活难以为继又重新返回中国。很多人在迁往哈萨克斯坦之前已经将国内陆产、房产等这种盲目的流动给当地政府管理和人们生活本身带来了负面影响。建议新疆外事及户籍管理部门加强对少数民族居民因私出国目的的审查,防止已取得外国国籍人员再次申领中国护照,一旦发现,立即注销户籍。

[3]吴宏伟:《中亚人口问题研究》,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158页。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中国工厂出厂价30元人民币,到国外卖30美元!中国年产8亿只保温杯,定价权却在别人手里

在美国黄石公园,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一只北美灰熊竟然被五只北美灰狼围剿

iPhone14跑分曝光:6GB内存,更像一款iPhone 13C/S

AirPods Pro2:苹果发布会最值得购买的产品,这些提升你应该知道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