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波匈如何大战德法?欧盟面临危机它到底犯了哪些错?

大家好,欢迎关注九变调研室。最近,反俄急先锋波兰突然来了急转弯,集中火力喷向德国。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发文到德国媒体,痛骂欧盟的话语权已经被德法控制,怒骂德国在搞“寡头政治”,暗示德国是欧盟的“帝国主义威胁”。副总理卡钦斯基就说的更露骨了:“德国人武装自己,是为了对付俄罗斯,还是想对付我们?我们不知道,但至少知道他们在武装自己。”另一名波兰执政党“法律和正义党”的党员苏斯基甚至形容,波兰政府会像昔日抗拒纳粹德国一样,反抗“来自布鲁塞尔的侵略者”。

那么,德国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把波兰刺激的如此跳脚呢?原来,德国总理朔尔茨在推动欧盟的一项改革,重大决策上,不再采用成员国一票否决制,而是改成少数服从多数。

其实,不仅是波兰在跳脚,所有东欧甚至西欧的小国都被刺激到了,大家一起把德国骂成了翔。

想当初,欧盟东扩到俄罗斯家门口,是何等意气风发,然而不到十年,已经吵得一地鸡毛,内斗不休,甚至面临解体的风险。

那么,这一切又是如何发生的呢?今天我们就来聊聊的欧盟东扩之路,到底是战略胜利,还是中了美俄的阳谋?如果大家认可,还恳请大家长按点赞键不松手,推荐给更多人,谢谢大家!九变调研室只做有深度的精品内容,欢迎大家关注。下面我们正片开始。

冷战结束后,欧盟就开启了东扩的准备,某种程度也是配合美国为首的北约。北约负责填补苏联解体带来的战略真空,而欧盟则是从经济层面出发,“帮助”中东欧国家改革掉红色思想,建立起西方价值观。

1993年6月,欧洲理事会通过新加盟国家应有的入会标准,要求申请国必须完成政治、经济、法律体制改革,改成符合欧盟核心价值观和规范,实施欧盟所设置的规则,在民主和法制上向欧盟看齐。只有完成改革后,才能获得成员国资格。

原来的华约国家,或自愿或被迫,一个个全改了,就等着欧盟验收。经过2004年、2007年和2013年的三次东扩,中欧东部、巴尔干半岛的东部和西北部被纳入欧盟版图,欧盟基本接管了冷战时期苏联的势力范围。

当然,对于东欧国家来说,加入欧盟是利大于弊,尤其是经济层面的好处就很可观,小钱给的确实很足。举个例子,多年来,欧盟平均每年给波兰拨款163.5亿欧元,相当于后者全国产值的约3.43%;而波兰每年只贡献给欧盟约39.8亿欧元。背靠欧盟内部有效的贸易市场,波兰经济一直保持着增长的动力。

而且,东欧国家在政治上也是放心的,因为欧盟内部实行的是“一票否决制”,对自己国家不利的政策,可以一票否决。著名搅屎棍英国,就长期凭借一票否决的权力干扰欧盟事务,为英国和美国谋取利益。所以这个“一票否决制”,的确能最大限度保护小国的利益,免得“德国说了算”。否则,东欧诸国岂不是刚离开苏联爸爸,又要认德国爸爸了?那还不如苏联爸爸呢。

当然,欧盟给这么多好处,不是去学雷锋的,对于德法来说,他们得到的远比给出去的多,市场、劳动力都是急需的。而且从理论上讲,成员国增加了,实力自然也就增强了,欧盟对外的整体竞争力也会水涨船高。

有意思的是,俄罗斯在欧盟东扩的时候,态度非常的暧昧。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俄罗斯默许了欧盟东扩,毕竟有个一票否决制,真的有不利于俄罗斯的决议出台,可以喊几个老朋友投反对票。甚至,俄罗斯自己,也有亿点点想加进去,毕竟有钱拿,还有一票否决制,外加瘦死骆驼比马大的军队,进了欧盟搞不好还能反客为主呢。

90年代的俄罗斯将融入欧洲作为其发展的优先考虑之一,真诚表示愿意参与欧洲一体化。1994年俄欧签署《伙伴关系与合作协定》,在政治安全领域加深合作。1996年3月,俄罗斯加入欧洲委员会后表态,只要欧盟在东扩的过程中考虑到俄方利益,俄方原则上不反对欧盟东扩。普京则走的更远,2005年举行的莫斯科首脑峰会上,俄欧签署了关于建立俄欧四个统一空间“路线图”的一揽子文件,这标志着当时俄罗斯与欧盟合作推动没有分界线的统一欧洲。一时间,仿佛欧洲统一的钟声即将敲响。

不过呢,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只是一份暂时的妥协。俄罗斯即便再怎么强调自己是民主国家,依然和与欧盟强调的欧洲白左标准要求相去甚远。而欧盟已经吸取了英国搅屎棍的教训,自然不会再开门放熊。

随后,法国总统希拉克和德国总理施罗德相继离任,欧盟就把眼睛盯上前苏联的加盟国。2009年,欧盟提出了针对6个东部邻国的“东部伙伴关系”计划,涵盖乌克兰、摩尔多瓦、白俄罗斯、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大家听听,光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这就是大毛的命根子了。友谊小船说翻就翻。

其实,仔细盘点欧盟的“东部伙伴关系”计划,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就是个白嫖的政策。它要求六国改革,改掉自己的斯拉夫文化根,变得符合欧盟的共同价值观;经济上,高情商的说法叫促进经济一体化和人员流动性,减少关税壁垒;低情商那就是做欧盟的市场、原料输出国和劳动力输出国。但是,这份计划完全没有明确给出目标国家最终的入盟前景和时间表,既然入不了欧盟,就拿不到欧盟的钱,胡乱改革还会把国家搞得一塌糊涂,大家看乌克兰就知道了。

但是吧,六国身在局中,被加入欧盟的可能性迷糊了双眼。2014年,欧盟与乌克兰、摩尔多瓦、格鲁吉亚三国签订联系国协定;与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签订深入全面的自由贸易协定;与乌克兰、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签证自由化问题也取得进展。唯一一个还没骗到手的,就是白俄罗斯了。

不过,“东部伙伴关系”已经被暂时搁置,因为俄罗斯动手了。与欧盟东扩所不同的是,“东部伙伴关系”使欧盟东进的触角拓展到了俄罗斯“势力范围”内的独联体国家。中东欧和独联体国家在俄罗斯外交政策中的排序不同,独联体国家是俄罗斯外交战略的首要对象,也是它和西方最后的缓冲区。当俄罗斯看到欧盟一边敌视自己,一边不断挤压其生存空间,必然有这样的反应。

除了直接动手揍乌克兰以外,俄罗斯还持续从多个渠道施加压力,特别是欧盟内部的老朋友们,是时候投反对票了。比如保加利亚,俄罗斯说我要建一条天然气管道,终点就在保加利亚,取名“南溪”计划,保加利亚一听乐了,居然还有这种好事,我能和德国一个待遇?立刻跟着俄罗斯走了。就连反俄急先锋波兰的票,俄罗斯也争取到了,因为波兰也不想让六国真的加入欧盟,影响自己在欧盟内部的话语权,影响自己每年拿的钱。几轮投票下来,六国入欧变成了遥不可及的美梦。

那么,为什么欧盟会这样战略冒进呢?因为之前的东扩太顺利了,俄罗斯的态度太软萌了,软萌到欧盟对俄罗斯作出了错误的判断,低估了俄罗斯的战略意志。

在东扩一片大好的前景下,欧盟忽视了自己其实已经消化不良。东欧、西欧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宗教、文化,都有着极其深刻的差异性。东扩以来,欧盟眼睛只盯着扩大地盘,而没有从根本上着手消除新加入国家及周边存在的固有问题。所以东扩之后,表面上欧盟地盘扩大了,但实际上已经消化不良,严重损害了欧盟的工作效率。

自从波兰法律与公正党与匈牙利青民盟执政以来,他俩与欧盟的冲突明显增加,主要聚焦在人权、民主、法治、自由这种价值观领域。冲突发生的太多,波兰和匈牙利甚至被其他欧盟白左国家喊成:“波匈轴心”“疑欧轴心”“不自由轴心”“新冠肺炎独裁轴心”等等。

比如,2010 年匈牙利议会通过新的《媒体法》,对媒体加强监督;2011 年 4 月,匈牙利议会通过《基本法》,加强了基督教价值观在政治中的作用,强化了民族主义倾向; 2015 年10 月,波兰通过《法》修正案和《新媒体法》,加强了政府干预法院和媒体的权力。2017 年,匈牙利总理欧尔班重磅抛出“两个欧洲价值观”的概念。他认为,欧洲已经分化为普通公民真实的价值观和缺乏社会深度的精英价值观,匈牙利和其他中欧国家代表前者,而欧盟代表后者。他公开向欧盟叫板,“中欧政治比起美国或欧洲更加保守和克制,而美国、西欧的自由主义显然背叛了最初的基督教价值观。”

此外,两国在难民政策和难民分配计划、“LGBTQ +”权利等政治正确方面,都在给欧盟疯狂唱反调。

而欧盟却拿这两位一点办法也没有。自2016年以来,欧盟曾多次试图启动“里斯本条约”第 7 条,惩罚制裁波兰和匈牙利,但被波兰和匈牙利两票否决。2018年9月,欧洲议会认定匈牙利政府损害司法独立、、学术自由乃至及移民权利,危及欧盟的核心价值观,决定对匈牙利启动惩罚表决程序,然而再次被一票东欧国家联名否决,制裁最终不了了之。

2020年3 月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欧洲,使波、匈与欧盟的冲突升级到了一个新高度。

波兰执政党法律与公正党利用疫情紧急状态和封锁政策,来推动其司法改革,颁布了有争议的限制堕胎和性教育等方面的法案。本来,这类法律肯定会引发公众抗议,但在新冠肺炎疫情状态下,大规模抗议活动基本无法举行,这种法律就更容易通过。

匈牙利也通过一项紧急状态法案,赋予总理在新冠肺炎疫情结束之前,以政府命令的方式管理国家的权力,而何时宣布疫情结束,总理可以自行决定。这就意味着欧尔班政府有权通过行政命令的方式执政,大大加强了总理的行政权以及执政党的统治力。此后,匈牙利政府出台了一些有利于青民盟执政的政策。例如,政府以筹建新冠肺炎基金的名义,削减了反对派领导的城市的税收收入,将更多资金分配给青民盟控制的城市。匈牙利政府还发布了第 179/2020 号法令,突破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对紧急状态下数据主体和信息权利进行了限制。

欧盟的“民主”神经,被波匈刺激的快要断裂了。必须惩罚这两货,否则别的东欧国家看样学样,人心都要散了。

但是制裁,必须全票通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于是德国想了个聪明办法,绕开这个机制。

2020 年11月5日,德国担任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在它的积极推动下,欧盟议会及其成员国达成协议,将欧盟的长期预算,也就是发给各国的钱,与各国是否遵守欧洲民主、法治标准挂钩。意思就是,波匈如果不按照欧盟的价值观来,就拿不到钱了。

波匈难道就束手无策了吗?非也。双方冲突进一步升级。2020 年 11 月 16 日,波兰和匈牙利两张反对票,联合狙击了欧盟对下个财政年度(2021—2027 年)的 1.8 万亿欧元预算,其中包括 7500 亿欧元的新冠肺炎疫情复苏预算,因为这笔钱的前提条件说的很明白,就是与成员国是否积极推动法治、民主、人权等问题挂钩,不遵守欧盟“高贵”价值观的国家,将无权获得拨款。

最后,在多方的劝诫下,2020 年 12 月 10 日,欧盟和波、匈达成妥协,两国不再否决新的预算方案。而欧盟领导人表示,法治联系原则将会客观地使用,以确保欧盟资金能够合理地运用,而不是为了惩罚相关国家。当然,这依然是高情商的说法,换成低情商,就是欧盟认怂了。

表面上看,波、匈与欧盟的冲突主要集中在价值观领域,但影响远远超出了价值观范畴,涉及欧洲分裂与分化、国家主权与超国家主权之争、欧洲团结等终极问题。这次冲突最终表现在预算问题上的较量。虽然最后欧盟认栽,暂时达成妥协,但双方的深度裂痕并未弥合。

2021年7月,欧洲法院以波兰司法改革违反“法治”原则为由,要求波兰暂停去年设立的一个专门针对法官的纪律审查机构。对此,波兰政府拒绝执行,并将这一问题诉诸本国。10月7日,波兰裁定,欧洲法院干涉波兰司法改革、违背波兰宪法,波兰国内法律相比于欧盟法律具有优先权。

波兰的这个裁决非常关键,它涉及到成员国的司法主权,到底是本国法律优先,还是欧盟法律优先?。一旦波兰开了这个先例,很大可能会促使其他欧盟成员国竞相效仿,从而导致欧盟法理秩序崩溃,甚至将直接动摇欧盟体制的根基。

为了反制波兰,欧盟主席冯德莱恩列出三项欧盟可能采取的反制措施,杀手锏还是钱:暂停给波兰的数百亿欧元拨款和低息贷款,特别是360亿欧元疫情复苏基金;中止波兰作为欧盟成员国的部分权利等。

这一次,因为只是拨款,不需要“一票否决”,欧盟议会终于通过了,502票支持、153票反对、16票弃权。

表决后,欧盟强调,欧盟的法律必须要优先,欧盟将使用“所有工具”来保护在波兰实施的欧盟法律。部分欧盟官员甚至态度很强硬的放话:要么让波兰宪法与欧盟条约保持一致,要么就直接脱欧。这一番表态自然让波兰更加不满。问题是,波兰少了这360亿欧元就会饿死了吗?显然不是,他还有个一票否决权,就看哪个关键时间扔出来,欧盟迟早要连本带利把钱给他的。而且,他也不是没依靠了,家里还住着个野爹——美国。

一票否决权对美国来说也很重要,他需要一张票来控制欧盟,至少要确保欧盟永远都无法做出不利于美国的事情。过去,这根搅屎棍是英国,英国脱欧后换成了波兰,这些年美国可以说是全力在扶持波兰,搅得欧盟上下不得安宁。

而俄罗斯,正如我们前面说的,在欧盟内部也有不少朋友。在俄乌冲突后,匈牙利利用一票否决权多次拖住了欧盟对俄制裁的步伐。3月末,欧盟曾试图抱团俄罗斯的天然气“卢布结算法令”,但最后以失败告终,原因就在于匈牙利投下了反对票;而欧盟第六轮制裁实施也是因为匈牙利的反对票,不得不一推再推,最终缩水通过。去年6月,欧盟涉港声明也是因匈牙利多次一票否决而无法通过。

这个僵局终于把两个德国人逼急了。德国总理朔尔茨说,要变一票否决为少数服从多数,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也表示支持。改革一旦通过,最后的结局必然是大国通吃的局面。而德国作为欧盟经济最强的一个国家,自然是收益最大的。

但从长远考虑,欧盟如果真的废除一票否决制,那它离分崩离析恐怕也不远了。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在,欧洲国家的传统就是互不信任,民族仇恨更是根深蒂固,对德国的心理阴影更是刻骨铭心。欧盟存在的前提,就是大国小国民主平等,在“民主价值观”这套理论下,在“一票否决制”的保护下,在欧元补贴的魅力下,欧盟各国才会暂时忘记历史仇恨。一旦放弃“一票否决制”,就等于放弃了对小国的“民主”承诺,放弃了欧盟最大的粘合剂。那欧盟也只能轰然崩塌。

所以说,欧盟当年的东扩,到底是一场战略大胜利?还是被塞了特洛伊木马,埋下祸根呢?只能说,这是一碗甜蜜的毒药,欧盟即便知道有毒,也会一饮而尽的。

杨友孙: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波兰、匈牙利对“欧洲化”的偏离——基于欧盟理事会决策的分析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