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遇反恐难题 “国”触角伸向亚太?

西班牙《世界报》此前报道,大约有至少20名澳大利亚籍“圣战者”从中东回国,这无异于一颗定时炸弹。而正在为“国”作战、已经死亡以及从叙利亚或伊拉克回国的总人数可能已经增加到160人。一个澳大利亚“圣战者”在推特网站上公布的他和7岁儿子的“提头照”令人记忆犹新。

作为对澳大利亚介入伊拉克局势的报复,这些极端分子妄图将“圣战”引入澳大利亚。今年9月15日,警方对800多户民宅进行了突击搜查,逮捕多人。警察在墨尔本的一个男青年家中发现“国”旗帜,但此人不但拒捕,还持刀刺伤了两名警察。澳大利亚已将警报级别从中级提升到了高级,并加重了极端分子的刑责。

据称,亚洲有上千人加入了“国”,其中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是加入人数最多的国家。但是澳大利亚和日本也面临着这个长期问题:训练有素且被洗脑的极端分子试图将“圣战”引入这些国家。他们混入人群之后很难被辨认出来。例如2002年曾在阿富汗受训的“祈祷团”成员在印尼制造了巴厘岛爆炸案。

在印尼、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极端组织多年前就扎根于此。对这些极端组织而言,与“国”展开合作不但可以为自己带来战斗资源,还可以重新引起世人的关注。专家认为,促使菲律宾“阿布沙耶夫”武装将绑架两名德国人带来的好处让给“国”的主要原因就在于此。“阿布沙耶夫”威胁如果德国不放弃介入伊拉克局势并交出500万欧元赎金,就将处决人质。

今年7月,“阿布沙耶夫”高层头目伊斯尼隆哈皮隆在一段视频中宣布效忠“国”,以强化自身的极端主义形象。菲律宾摩洛解放阵线也宣布加入“国”。两个组织大约有100名圣战志愿者参与了“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圣战。从互联网上传播的囚犯在监狱宣誓效忠巴格达迪的视频就可以看出来,“国”在菲律宾得到的同情似乎大于想象。

亚洲在中东的介入程度很高,印尼和马来西亚圣战志愿者甚至在“国”内部建立了自己的部队。印尼和马来西亚极端组织走得较近,这与他们和其他极端分子走得较远的原因相同,那就是语言原因。

曾经参与策划巴厘岛爆炸案的“祈祷团”精神领袖阿布巴希尔在狱中宣布效忠“国”。他在极端分子当中颇有影响。最令人意外的是,巴希尔在狱中依然享有召集囚犯举行祈祷仪式的自由。

专家指出,巴希尔的声明意味着,从宗教的角度出发,支持“国”是合理的。据估计大约有50到200名印尼人参加了“国”在叙利亚的圣战。其中大多数人是由自称“国”印尼分支领导人的印尼商人赫普赫纳万招募的。此人最近遭到逮捕,但最终却被无罪释放。

据估计,大约有100名马来西亚人已经加入“国”。马来西亚政府至少吊销30本护照,以防持有者前往中东地区。新加坡政府已经为“圣战者”回国做好准备,无论他们是不是本国人。此前已有至少3名可能被招募参加“圣战”的人在新加坡遭到逮捕。 即便是在人口较少的日本也有“圣战者”嫌疑人遭到逮捕。据前以色列驻东京大使估计,至少有9名日本人加入了“国”。

在社交网络的推波助澜之下,虽然有些人辩称“国”的活动范围仅限于中东地区,但其发言人最近曾呼吁所有将“圣战”扩展到全世界。毫无疑问,无论从短期还是长期来看,“国”都对全世界构成了威胁。(杜健)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